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 请辞太保之位
  萱妃脸色不愉,转即释然,是啊,他已经不是当年清心楼里任凭自己揉捏的娃娃了,手握大甘兵权,还有国之重器巡检司,有资格与淳亲王平起平坐,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如今他在大甘的权柄已经胜过淳亲王许多。

  “洛姐姐,往日若有得罪,还望姐姐见谅。”萱妃盈盈一礼,此番赔礼倒是真情实意,本来就没有大仇,人家玄楼还念着旧情,虽然话说得让人听了不甚舒服,毕竟不是撕破脸,留些斡旋余地总是好的,真要闹到和淳亲王那样,恐怕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说不定还会牵连到林家。

  洛氏回了一礼,幽幽一叹,没有说话。

  “好了,坐下说话吧,回个家而已,又不是要打仗。”兰妃责备一声,起身将李落拉到椅子上坐下。

  “也算是刚刚打完一仗,我父王回来定然不高兴的很,几位姨娘可要早作准备。”李落打趣笑道。

  “你又闯祸了?”兰妃美目一睁,疾声问道。

  “祸天天都闯,这次的大点。”

  几个人好生无语,大约也只有他把闯祸当成家常便饭。“闯什么祸了?”洛氏心惊肉跳地问。

  “这个不能说。”

  “还有什么不能给娘说的?”

  李落歉然回道:“干系太大,说了,会死很多人。”说罢,没有理会诸女震惊的眼神,岔言道,“七皇兄继承皇位,我不日亦要离开卓城,待登基大典之后,卓城必起风波,七皇兄一向与大甘门阀过从不密,大甘六大世家,唐宋自立门户,暂且不论,太叔家自从少师遇难,这些年励精图治,年轻一辈人才辈出,渐渐有崭露头角之势,权威渐重,顾陆两家这些年在卓城看似没有寸进,不过在卓州之外,尤其是东府,势力渐盛,家道殷实,有直追金玉满堂漱家的意味,唯独洛林两大世家这几年固步自封,身居朝野不进便是退,萱姨娘,你和我娘都是出身世家,知晓其中利害,早做打算的不单是淳亲王府,还有洛家和林家。”

  “楼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洛氏脸色大变,萱妃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可不是随随便便无的放矢的人,而且一向和英王有交情,倘若他知道些什么,不足为奇,难道说英王打算对洛家和林家不利?

  兰妃陷入思索之中,虽说她极少操心朝廷里的争权夺势,但毕竟心思聪慧,饱读史书,这些年在淳亲王府耳濡目染,也知晓些大甘隐秘的旧事。新帝继位,有大赦,必也有大惩,赦的都是些无足轻重,换来自己爱民如子名声的小人物,惩才是主要。皇权旁落,英王继位,不用想,定会将散落的大权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或是换上自己的心腹,而洛林两家这些年与英王的交集并不深,算不上自己人。掌权夺势,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刑责问罪,贪赃枉法,结党营私,这都是最常见的罪名,天子有意,有的是人罗织罪名,有些是真的有罪,有的不过是殃及池鱼而已,拿些个门阀世家开刀,杀鸡儆猴,震慑朝堂也在帝王权术之中,若是英王真想查办洛林两家也没什么不可以,既为世家,自然知道马无夜草不肥的道理,手脚干净些还好,就怕有什么蛛丝马迹落在别人眼里,借题发挥,到时候再想弥补就迟了。

  兰妃想的更深,英王继位,卓城皆在他手,兵权在握,除非有人敢兴兵造反,还要掂量着敢不敢拂牧天狼的虎须。卓城稳如泰山,他想治谁的罪就治谁的罪,能置身事外的也就只有他和巡检司。

  这番话不是危言耸听,有备无患方能平安无事。

  “谁在这里大放厥词?”采雅轩外传来一声威严怒斥,淳亲王大步走了进来,面沉似水,漠然打量着起身的李落,冷冷说道,“你倒是清闲得很。”

  “王爷。”诸女齐齐起身行礼,淳亲王大马金刀地坐于主位,冷冰冰地看着他。

  “父王。”

  “你来干什么?”淳亲王生硬问道,洛氏噤若寒蝉,想说话,但是看着淳亲王阴沉的脸色一个字也不敢说,萱妃瞄了兰妃一眼,使了个眼色,此际也就只能是她们二人开口缓和一下气氛。岂料萱妃才刚要说话,便见李落展颜一笑,平声说道,“特意来等父王,宫里耳目众多,有些话不方便说。”

  “你想说什么?我和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爷。”洛氏凄然呢喃,淳亲王瞪了她一眼,洛氏便即收口,不敢再说。萱妃看了一阵无语,守着一个这么了得的儿子,非要让自己谨小慎微到这般地步,实在是不知所谓。

  “我来是劝父王。”

  “劝我?哈哈,天大的笑话,本王还需得你来劝!还是说你目空一切,以为这大甘离了你便不行了吗?”

  “大甘离了谁都好,就算没有大甘,四境也在,我劝父王不为别的,只是请父王等七皇兄继位之后,请辞太保之位,可保淳亲王府平安。”

  “大胆!逆子!”淳亲王大怒,长身而起,伸手将桌上茶杯掷在地上,碎成了数片。

  兰妃也吃了一惊,没想到李落一开口就是这等忤逆的话语,一时想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李落面不改色,直视怒不可遏的淳亲王,淡淡说道:“父王不该去看那封先帝遗诏。”

  淳亲王目露寒光,死死地盯着他。

  “看了,就埋下了祸根,一个没有兵权的太保,知道了遗诏内容,不管谁为帝君,父王觉得会如何?”

  淳亲王没有说话,此际不只是脸色阴沉,已到气急败坏的边缘,浑身轻颤,只恨不得唤来刀斧手将这逆子毙于采雅轩内。

  “年少时,我曾在洛儿灵前许下誓言,有生之年定要马踏天南,为她讨一个公道回来,没想到这一耽搁竟过去这么久。七皇兄登基大典之后,我会率军南下,再会南王,还有当年福宁公主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