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魔临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神兵天降
  韩老五整个人都有些懵了,毕竟按照正常流程,那般陡峭的山坡,那般易守难攻的地形,那般早早就做起来的健全防御准备;

  不说你拉锯个几日了,至少可以拉锯个几回吧?

  退一万步说,

  你鏖战、僵持一会会儿总可以吧?

  这才多久的功夫,真的就是燕人来了,燕人上去了,燕人就拿下了山头!

  谢玉安倒是开口道:“前方的燕军,根据探子来报,应该是肃山大营的陈阳部,肃山大营本就是戴罪之身,自然也就有立功之志;

  再者,

  当年燕国靖南王最早编练新靖南军时,陈阳、罗陵、任涓,这三位本就是最早靖南军正营的三位大总兵,所辖,乃靖南军最早之嫡系精锐。

  燕国靖南王领兵作战时,也常将陈阳部当作自己的中军来用。

  换句话来说,先前咱们埋葬掉的李富胜部,是镇北军在晋地的最强之军,那眼前的陈阳部,则是靖南军现存的最强一支。”

  谢玉安还记得,问心湖那一战后,自己去军寨里看见父亲时的情形。

  韩老五叹了口气,此时,他已经不便再去说什么了,总不能指着这位“新赵王”的鼻子,骂一通你的手下全是废物吧?

  谢玉安则提醒道:“王上,得增兵第二座山寨了。”

  关山铜这才醒悟过来,马上道:“末将这就去将手下最善战的猛将派上去。”

  神情恍惚之下,连“本王”都不再自称了。

  待得关山铜下了城墙后,

  韩老五再也忍不住,对谢玉安道:“现在,我倒是不奇怪为何赵国国都能被燕人这般轻易地就拿下了,这赵军,当真是废物至极,闻所未闻。”

  谢玉安点点头,附和道:“对,这世上居然还真有比当年的乾军更差劲的兵马。”

  韩老五闻言没生气,反而跟着笑了起来。

  他和这位谢家公子之间,倒是建立起了不错的私谊,一些玩笑,也就能在二人之间开开了,不至于上升到什么国仇家恨的地步。

  韩老五坐了下来,感慨道:

  “可惜了这么好的地势,要是年大将军在这里,那该多好。”

  曾经,年尧因和靖南王对战时,一直摆守势,被笑称为“年大王八”;

  谢玉安点点头,道;“有时候,能守得住,能耐得住,也是一种本事,年大将军就是一时没耐得住,一失足入深渊。

  要是年尧继续稳稳妥妥地守在那渭河河畔,我大楚,也不至于像眼下这般被动。”

  谢玉安伸手,摸出一个橘子,一边剥一边道:

  “燕人刚下一寨,你说,燕人会歇歇么?”

  韩统制开口道;“需知气势如虹的道理。”

  “可这上得山再下得山,再上得山,甲胄又这般重,人能受得了么?”

  韩老五回答道:

  “士气正盛时,人,能变成牲口。”

  默默地,

  韩老五又补了一句:

  “像问心湖那里的牲口,燕人,还有不少。”

  ……

  陈阳在包扎着自己右臂上的伤口,先前冲阵时,被一名持斧的赵军近了身,一斧头砍下来,自己用覆盖着甲片的右臂去格挡,同时激发出血气来加持。

  问题,不是很大,但右臂那里因血气溅出,破了一道不浅的口子。

  而在陈阳身边,一众先前跟随着他冲寨的先锋军士卒此时全部躺在地上进行着午睡。

  第一座山头拿下得很简单,赵军的战斗素质和士气实在是过于拉胯;

  但陈阳并未选择马不停蹄地冲下一个山头,如果是骑兵野外冲阵,他能率麾下一口气冲个七八次都不带歇气的,可问题是现在日头很高,天气炎热,士卒消耗本就很大,再者,刚拿下的山头还得让后军清理和站住,这些,都需要一定时间。

  强行对下一座山头进攻,再一战拿下那还还说,要是稍微受挫,后路没有站稳的话,很可能被赵人再顺势拿回先前占领的山头。

  樊力也早早地脱掉了甲胄,里头连内衬都没穿,也就剩下一条大裤衩,坐在那里不停地灌水。

  其余这些正在午睡的士卒,他们的重甲则由刚刚补充进来的新陷阵营士卒代为用树叶藤蔓遮盖起来一做遮挡。

  时不时的,还得往甲胄上头浇点水,降降温。

  和良药苦口利于病一样,一个能确保你防护力加强能保住你命的甲胄,绝对是冬冷夏炎的。

  平西王的玄甲乃御赐之物,算是燕国皇宫压箱底的一件宝物,但平日除非出席一些比较盛大的场合平西王爷会穿一下以外,其余时候,都只是穿四娘改良过的蟒袍,无他,穿起来英武是英武,但真的不舒服。

  更外围,有士卒已经端着饭食过来了。

  原本在午睡的士卒起身,开始吃饭,天太热,大家都没什么胃口,但依旧在狼吞虎咽。

  吃完了后,放下碗筷,就开始大规模地去解决自己的生理排泄问题。

  人的这部分机能,是可以被训练出来的,简单一点的,是早上起来必须得去一趟茅房,再在生死危机下多淬炼了几轮,就能做到什么时候该解决就应该去解决的地步了。

  平西王爷也有这个习惯,开战前,大家伙进食和去茅房基本都在集中在一小段时间里完全解决掉,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到战场上,总不能打着打着,你跟对手说你肚子不舒服憋不住了稍候我解决完再继续打,哪怕你作为中军或者后军依旧站着军阵没到你压上的时候,但大家伙都在严阵以待,你这会儿跟自家校尉说要去方便一下,那是很可能被当作临阵脱逃就地斩首以正军心的!

  樊力端着大饭碗,继续干饭,他什么时候胃口都很好。

  陈阳看着他,道:“还能冲得动么?”

  这个铁塔一般的汉子,上一轮冲锋时就基本立在自己身前,最后冲入山寨时,也是将自己当作攻城锤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